首页 » 狗万赢钱提款秒提 » 狗万赢钱提款秒到

我们是出国的鸟儿,也将会是归海的鱼儿(图)

2018-07-17

 

Airee黄逸佳 西外梦工厂


◆ ◆ ◆ ◆

     我们是出国的鸟儿,也将会是归海的鱼儿

◆ ◆ ◆ ◆

 

“西外”是一首诗,

千言万语

我花光年轻的资本,

也只是为了不舍的红墙蓝瓦

为了一册又一册的同学录

 

超市里喝过的瓶瓶罐罐,

变成了漂洋过海的漂流瓶,

我们是出国的鸟儿,

也将会是归海的鱼儿

……


 

“你打算在这读多久?”

 

这是我在西外从小学读到初中的某一日里,一位室友问我的一个问题。

 

我依稀记得在初中的毕业典礼上,我回答的是,“能读多久就多久吧。”

 

现在回想起来,转眼就要十年过去了,小时候经常搬家,总是提出要换学校的我,一直读到了现在。

 

一路走来,我决定读到高中毕业。

 

因为,一个值得驻留的地方待久了,就会舍不得离开。

 

 

(一)

 

我们知道要种树,可根不牢固,就容易被拔起。

 

——这句话说的是学业,也是每个人的童年。

 

西外的教育方式很不同,因为从西外走出的孩子是自信的,是独立的,也是能歌善舞的。我的小学,初中,高中,整个童年都扎住在西外,可以说待得比我现在的家还久,也许也正是这个身份,有的话我才最有资格说。

 

从我自己讲起,自然是会根据现实来。我可以很大胆的说出“我初中学习成绩并不好”,不是我语文和英语不好,而是我偏科很厉害,比起班里的其他同学,我确实数学要逊色很多。

 

但我也不可能就因为一门成绩而否定自己。

 

初中那时,我担任班里的宣传工作。虽然我们班的黑板报也不比别的班好看多少,但却只有我可以完成这个任务,这无疑是肯定了我在班里的一个位置。

 

从那个时候起,我的性子就很活泼开朗了,每次班里一有活动,我都是第一个举手的。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无论最后表现得好还是不好,我都要上去。

 

现在我睡觉前都能想起自己当时尴尬的样子,也会抱着头感到丢人而脸红,但至少,我有东西可以想起来,笑一笑。

 

 

 

我爱画画,爱表现,比起学习好,同学们反而更愿意跟有特长,有个性的我交朋友。班主任也常会夸我办事利索,批评我的时候却也严格。

 

高中毕业了,我现在选择的大学专业就是传媒的方向。仔细想来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的方向就已经定下来了,这让我变得比别人更自信,更明确。

 

我的童年不像书里,电影里那么精彩,可能数学不好也成了当中的一个遗憾,但至少我的童年是完好而值得回忆的。

 

这也正是我父母所愿意看到的,比起辉煌的儿童时代,健健康康过完童年却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

所以,我想在此说明一点,童年不需要精彩,也不适合精彩,童年就是应该扎堆在同龄孩子里,完整地,普通地过完它。

 

(二)

 

你永远不知道,这一次的机会,会不会还有下一次。

 

说的是机会,也可是机缘。

 

不知道我的后辈生们有没有注意到西外的一个规律。

 

那就是一个班的学生至少会有来自五个不同的地方,这样反而更热闹。

 

正因为我们都来自不同的地方,来到了这个班,我们就是带着自己的新身份,可以做最向往的自己。

 

我在高中有一个闺蜜群,有来自台湾的,来自东莞的,来自台州的,也有上海本地的,我自己的老家是温州。

 

我很喜欢温州,也为自己从温州走出来而骄傲,温州人也被传是很会做生意的地方。如果有空,一定要来尝尝温州的海鲜,你也许会爱上。

 

温州的方言其实每个地方都会有点不同,所以老乡在班里有时候会比一比各自家里说的温州话。

 

印象最深的,是我台湾的闺蜜,她最喜欢的科目是历史,我也不清楚这是她最喜欢还是最擅长的了,反正她的历史笔记是我们全班加起来的量,也不夸张。

 

她总在微信群里热情地邀请我们如果有机会去台湾,她能带我们一日游,加请客吃饭,我都想好什么时候去一趟了呢。

 

高中毕业了,大家都两个月没见上面,我很想她们。

 

每个同学能离开家乡,聚集到一个地方,不容易。

 

所以这段友谊,我无比珍惜。

 

(三)

 

他的话我可以重复十遍,他的样子我可以模仿一百遍——就是那个最喜欢的老师,我连他的糗事都不想放过。

 

如果要说起老师,我可以写一篇三万字的论文交上去了,写飞起来,还能自带英文BGM。

 

那我就分科目说吧,先说我最不喜欢的数学课(只是针对这门学科),但我很喜欢这个老师。他的英文名翻译过来是机智,自己琢磨去吧。

 

前阵子有个热门的话题里总会提起他,这个话题的名称我取为“未来同学会上的脱发现象”。之所以叫这个,是因为我们几个同学做过一个分析,尤其是那些去美国名校读理工科的男生,回来连地中海能不能保住都是个问题。

 

描写这个老师,我还是想神秘点,就唤他“机智”吧。机智的课很冷,却很幽默。这句话是很矛盾,但我觉得最恰当,拼在一起刚好冷幽默嘛。

 

我最喜欢机智上的数学课,是因为机智对数学的严谨。

 

最能证明的就是下课铃一响,他绝不多做一刻停留。机智的数学课大纲的时间规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,他总能在下课铃响起前半秒讲完全部的内容并布置完作业,真是太厉害了。

 

第二个我想讲我们高中国际部的外教主任,Enrico,他的课是我笔记做的最多的。先不说他每个月会抽查笔记并算到总分里,他的课堂内容让我的手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

Enrico每一节课都会有三张以上的图片,这些图是死的,但是他的嘴是活的,他能施展魔法把整张画说动起来。这么有故事背景的一副画,你觉得我会错过记笔记的时间吗?

 

还有那些名人说过的DBQ,这些网站上找不到的资料,他却总能倒背如流换着花样给我们一遍又一遍地重复,从他的语言里,我总能用自己的话来理解,写在笔记中。

 

Enrico的备课可以说是很完美的。有一周我因为一些事没去学校上课,欠了他很多内容,这门课可是主课,而且AP US history本身的难度就很大。

 

我没去上课却也会在家里自己上Easyclass 下载他的PPT,我很认真的抄笔记,也在每条笔记旁边上网搜好相关内容写上标注。配合我的自学,我依然可以在他的这门课上考到班级第二。

 

这足以说明,Enrico的教学能力,就是我未来大学里的一个标榜模样。

 

第三个再不说他,他就该生气了。谁不知道鬼灵精怪的Carlos是地狱的指挥官,他自己亲口说过,除非是死了,他的作业必须要交。

 

他的考试是我最不敢面对,却也是成效最大的。

 

每次考卷上都要求四十分钟完成一万八千个单词量的Essay,他的考试又每次被安排跟History连着一起,两场考下来,我的手连抬都抬不起来了。

 

我记忆犹新的是他要我们写一篇三百字,关于系鞋带过程的文章,全班因为一篇系鞋带的文章重写了八遍。我们为了能不再重写这篇文章,去翻阅字典,去查细节描写,就像写一本小说一样,把一个过程拆成了二十个步骤,连从鞋柜里拿鞋的过程都补齐了。

 

最后大家怕的都不敢系鞋带了,他却笑得开心,因为他说,我们迟早都要经历这个过程。

 

这个老师有着大智慧,有着大责任。

 

真的要一个个说的话,还真的是要把每个老师都带一遍了,但再讲下去只会成了罗嗦,那就一句话概括吧——

 

我喜欢伟哥(班主任)的沉静,喜欢他说把我们都当大人看待;我喜欢训我们时一丝不苟,但日常里跟大家都是哥们的强哥;我喜欢淡定而自带幽默感的Sage;我喜欢吴琴的严厉,喜欢Lancy 一遍一遍抽我们的单词;我喜欢Carlos的地狱教学,喜欢Enrico的耐心指导;我喜欢看胡莹莹每次期待我们起立,对她说“老师好”的骄傲感;我喜欢阿汪严苛较真背后的爽快洒脱,和侃侃而谈;我喜欢丁胖讲人生哲理,十分自豪的样子;我喜欢催促我们运动,跟我们无话不谈的巴老师;我还喜欢不可言说的三个Micheal。

 

总之,话别西外。

但我会回来,大家都会回来。